处女膜修复手术 让女性获得幸福?

2020/4/11 15:58:13


有反对就有支持。针对上述三点,支持处女膜修复手术的医生给出了不同的看法。

首先,目前还有许多其他的手术——比如隆鼻、削骨这些比处女膜修复手术风险更大的手术——专业人士仍在做。这些手术,除了带来视觉上的改变外,并没有给患者带来任何医学上的好处。支持者认为,既然削骨之类的手术能作为常规整形手术而存在,处女膜修复手术同样可以。

其次,指责医生连同患者进行欺骗,帮助女性隐瞒之前的性生活经验,从而使男性成了“绿帽党”——这个前提本身就是错误的。上文已经分析过,处女膜完整不能代表该女性没有发生过性关系,处女膜不完整也不能代表该女性发生过性关系。将处女膜完整等同于贞洁,是将处女膜完整这一生理状态与宣扬守贞守洁的道德观念混淆为一谈。

“处女”是一种社会构建

最后,关于处女膜修复手术与女性权益的问题,手术的支持者认为,有完全行为能力的成年女性有权作出决定是否接受手术。反对并号召禁止处女膜修复手术,是为了维护女性权益。然而,尊重女性的自主选择权,而不是用某种“意识形态”来要求甚至迫使女性做选择,不同样是维护女性权益的题中之义吗?

无法否认的是,现在的社会对女性是不公平的,女性总是会背上很多额外的负担——男性可以把有多个性伴侣当成吹牛的资本,只要浪子回头就值得被称颂;而女性婚前发生了性行为就会被骂成“荡妇”,会因此承受巨大的来自社会、家庭和另一半的压力。对处女膜的执着,还让许多女性在使用卫生棉条或需要做阴道镜检查时心生顾虑,给女性平添了不必要的思想负担。

许多女性无法与社会、家庭对“处女”的期望对抗,但她们至少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处女膜修复手术可以理解为一种女性在父权社会中的适应策略——既满足社会对于“贞洁”的期望,也不损害女性对婚前性关系的渴望。对部分女性个体来说,处女膜修复手术帮助她们收获了爱情和婚姻,让她们在家庭和社会中获得一定的地位和话语权。

就连医生也觉得,“她们获得了幸福,我们从内心觉得帮助到了她们,这个手术就是值得的”。医生必须优先考虑患者的生命、健康和福祉。医生做手术不是为了支持或反对某种价值观,而是为了能帮助患者、维护患者的利益。支持处女膜修复手术的医生认为,他们没有资格拒绝做修复手术、要求某位女性付出代价,以对抗社会上大多数人接受的观点。

谁在乎?

虽然对处女膜修复手术的必要性与合理性尚存在争议,但在另一个问题上,反对方与支持方立场出奇的一致。那就是——要破除对处女膜的迷思,绝不是女性单方面的事情。

光从女性入手,号召女性要觉醒、不要在乎这层膜,是远远不够的。

曾有男性给六层楼发私信,请六层楼帮忙鉴定自己的女朋友是不是处女。私信里附着一张女朋友私处的照片。六层楼回复他,“你发照片,经过女方同意了吗?”

有的女性会想去漂白、去重塑处女膜,不然就担心自己会被换掉。六层楼认为,如果男方在意的是这些,被换掉是迟早的事儿。“你总有一天会不符合他的想象。男性他可能想要的永远都是粉嫩的、紧致的、有膜的。你没有我就换一个有的,你‘不粉了’我就换一个粉嫩的。女孩不要把自己放在一个随时可以被置换的位置上。”

推荐阅读

全国整形医院大全

快讯!整形资讯点击来

相关知识 查看更多
推荐知识 查看更多
Copyright ©2013-2023 zx7b.com
武汉美华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